那一年我是魚
  作者:鄧利思  時間:2021-08-13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
那一年我是魚,游歷于南北兩地。

一年的輪盤又轉完了,正值初秋,我感受到了北方的秋氣,不似我們南方的淡漠,卻隱隱添雜著一份薄涼。這樣寫可能有些消極,不過感受是為真實,做文學,還是應該講究一份實在,所以,我說實話,來記錄我的游南闖北的那一年。

那一年,我是魚,游歷于南北二重地。

事實變化,不可把控。我無幸待在用雨露浸泡我的南方,卻有幸來到我所向往的北方。說著有幸,實際上心里確是一股自知的五味雜陳。我來到了內蒙,就是歷史里所記錄的大漠邊疆。這里不似南方溫婉,卻有著收放自如的豪邁。

于是,在這個風沙肆虐的地方,我開始了我的全新的生活,也是在這里我開始了我人生中的走南闖北。

所以,那一年,我是魚。

第一站,內蒙。初次來到這個城市,從心底里而言我是失望的。不是由于這個城市的發展,而是由于這個城市的環境和文化。我不適應內蒙的氣候,也不喜內蒙的文化,由于這兩個膚淺的原因,我對這個城市提不起一絲興趣。后來,我的無奈雖強,但在真實的現實面前終以慘敗收場。我走遍了包頭,闖過了呼和浩特,撞過這兩個城市中每一個有著內蒙文化的地方。一路走走停停,綠皮火車拉著一顆不安分的心,奔馳在這片廣闊的土地。歷時一年,我欣喜于內蒙純凈天空,沉迷于高原冬日初雪,感嘆于純正的北方面食,在不經意間,走進了這個諾大的城市。黃沙、厚土、民風、民情,帶著民族的特色,還原與純然的本真形狀的大內蒙,成了我筆下富有著邊疆風情的夢。

北方我所喜的城市,不止于我身處的內蒙。我還想談及的,是北京和西安。

若說北京和西安最大的關系,在我看來,是在于兩地均是古都。西安是古時的長安,北京是中國的首都。我喜北京的紅墻綠瓦,也嘆西安的歷史繁華。君王腳下的故土,自帶了一份別具的驕傲與深沉。小巷胡同,磚墻青瓦,熠于城市的高樓繁華。我飄在這兩座城市間,望著樓層上的星星點點,便是又一輪或新或舊的沉寂。古時街所的游絲縷縷飄過,我知道,那是兩份來自于王土深層的故事。

所以,那一年我是魚,我游歷了北方,存續著北方土地的夢。同時,我也為魚,延續著對南方城市的情。

在這一年內,我常去的城市就是重慶與貴陽。

重慶是火的城市,在潮濕的空氣里散發出火的熱情。高樓與三江互攜,彰顯了一座城市最貼近真實的底蘊。我是重慶長大的,這個時代的我,沒有聽過書本里所寫的川江號子,但是我卻在幻想中為川江號子癡迷。我看過重慶的竹筏,坐過穿樓的輕軌,吃過最辣的火鍋,受過最暴的艷陽。我眷戀這座城市的每一寸土地,無需理由,也沒有理由,從心底而起,從心里而長。

同時,我也喜天無三日晴的貴陽。當我在云貴高原的土地上穿梭的時候,我就被那一方土地所折服。均說南蠻之地,窮山惡水。貴陽的山的確大得出奇,但是我卻愛上了那種一層一層相連的山脈,愛上了里面的山里人家。大霧纏繞,苗族的銀飾叮當作響,在那一瞬間,我所喜愛的南方溫婉,又忽地回到了臉龐,辦不到心如止水,所以就瞬間淪陷,那一刻,我是魚,貴陽為水。

短短一年,我走過來許多城市,所見所聞皆是收獲。在此,我寫出體會最深的地域,特此紀念我為魚的日子。

愿此長為魚,誓做逍遙人。

那一年,我是魚,游歷于南北二領地。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陌陌小视频app污版下载-陌陌视频app最新福利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