蟬戲
  作者:鄧利思  時間:2021-08-02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
初想臺子很大,星光糜燦,戲子咿咿呀呀,又是一場出彩的白鹿戲。細覺才知,戲臺生寂,群人沉默,心跳起落,靜的只有自己心中最本真的聲音。定神觀望,沒有白鹿戲,沒有生旦凈,只有一只半露身體的蟬,頭前前路陽光四溢,身尾充盈著舒適的氣體。

這是一個有關蟬蛻的故事,故事里有掙扎、有迷茫、有欣喜、有歡呼雀躍更有憧憬。聲起聲落,蟬蛻戲真切上演,不知可有觀眾,可否入迷。

黑色的原生環境讓人沉迷。多日的久待,讓將要破蛹的蟬感覺格外的舒適。舒適的原因種種,大概就是呼吸自由,周域熟悉,沒有風暴亦沒有刺激。在熟悉的環境中滋養,不覺得惶恐,也不覺得迷茫,直到一股無形的力打破沉寂,推送著蟬向破蛹方向走去。

歲月靜好的日子被兩張畢業紙張的銳鋒所截斷,拖著行李箱,不得以告別呆過四年的地方。從相聚到別離,所有人就變成了天邊的云,散了聚,聚了散,最后變成了雨,散落到各地。從走出校門的那一刻,我們就陷入了掙扎之地,抗拒又憧憬,害怕又新奇,這種矛盾的兩難時時刻刻都在腦中互相撕扯,勢均力敵。溪入江流河入海,歡騰中不免帶有些許惶恐,前方的風浪漩渦,都不透明,只有去闖去看,才能知道前方的路徑。

那股力成了一個沒有感情的推手,逼迫著蟬緩慢向前。在力的加持上,觸須抵住了蛹殼,忽地蜷縮,把抵觸排擠在外,激起強大的自我保護欲。事實并沒留情,就像江浪永奔前進。蟬被時間推著走,慢慢地嘗試用自己的力量去看看殼外的天地。掙扎、拉扯、遲疑、害怕……所有感情都混合在一起,可能這就是獵奇、成長帶來的代價,這個代價注定會由心而入、由心而滅。心慢慢穩,路慢慢走,蟬漸漸向蛹殼出口靠近。

火車擒住軌,過山過水過下一個里程碑。入職的路上,總是五味雜陳。即將進入一個新的領域,不免在時間的縫隙中忽地就改變了心態。群山交織,深沉壓力,在奔馳的路途中,那份沉穩不經意間就慢慢加身。前路或許是波瀾壯闊,又或是蜿蜒曲折,但不管是三百八十面的哪一面,適應的第一需求都是那一份毫無保留的自我接受。接受以后的工作,接受未知的人際,接受一切猝不及防的不可控因素,也接受帶有希望的各種轉折機遇。心浮在白云上,是時候收一收了,平下氣,靜下心,印深印穩每一個腳印,這才是乾坤八卦里難得的生門。接受不在乎快慢,而在乎態度。在而后的工作生活中,理應慢慢穩、慢慢穩,像火車馳過的兩旁青山,穩中持靜,不悲不喜。

黑暗于寂靜中被撕裂,一道光刺入舒適的殼房,刺得蟬眼前一亮。目眩,光照耀白,前路不見不可知。于視覺而言,最強的沖擊力則是一個新天地,于觸覺而言,前路的強光包含著溫暖亦飽含了熾燙。興奮刺激了神經,奔跑著前進,終于于疼痛中脫出自己的一半身體。褐色軀殼,透明蟬翼,殼弱、翼小,但心卻向往著那強光之處,不畏四伏險機,亦愿向死而生。

工作的日子于之前的時日相比,存在著較大的差距。離開了自由的空間轉向繁忙的領域,或多或少的相伴著一定的沖擊力。伏案加班的時候,燈光太亮,難免會眩目,讓人看不清前方的道路,但深思熟慮以后,便會知道自己存于這個環境的理由,亦會明白自己工作的意義,從而重新為工作去下新的定義。價值才是歸屬,人存于世,終要以微薄之力去爭價值的最大化,不管這樣做是于人、于家還是于國。能力未豐,學習亦無止境,在一職便需謀一事,扎實沉穩、守得初心,終伴日明。

戲落,一只蛻殼的蟬于臺中正鳴。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陌陌小视频app污版下载-陌陌视频app最新福利版下载